法媒:领先曼市双雄阿森纳最有可能签下圣埃蒂安18岁中卫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xceptionfete.com/,南安普敦

据《每日邮报》援引法国Le 10 Sport的消息,在圣埃蒂安小将萨利巴的争夺战中,阿森纳目前领先于曼联、曼城。南安普顿市

萨利巴今年只有18岁,身高1米93的他可以踢中卫和右后卫。上赛季他为圣埃蒂安在各项赛事出场19次,南安普敦其中16次首发,这对于一名出生于2001年的小将来说是非常难得的。

曼联、曼城也被传对萨利巴感兴趣,不过根据法媒的消息,目前阿森纳是萨利巴最有可能加盟的球队。圣埃蒂安对球员的要价为2500万英镑,沃特福德、南安普顿也对这名法国小将感兴趣。

天津市出国留学专业申请美嘉教育口碑优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xceptionfete.com/,南安普敦

美嘉留学专门从事出国留学服务、语言培训、国际教育交流、各国院校代理、国际合作办学、国际文化交流、中国学生海外留学服务、留学生海外就业安置、各种签证办理等服务。

美嘉留学专门从事出国留学服务、语言培训、国际教育交流、各国院校代理、国际合作办学、国际文化交流、中国学生海外留学服务、留学生海外就业安置、移.民咨询、各种签证办.理等服务。公司面向海内外华人、华侨、留学生、大专院校教职员工、各教育咨询机构,提供从出国咨询到海外留学服务的全方位、一条龙服务。

X同学,北邮 ,电信工程及管理专业, 语言成绩:暂无 绩点:均分80左右 年级百分之30 科研背景:实习于北京邮电大学电信工程及伦敦玛丽女王学校联合实验室 竞赛:美国建模大赛二等奖 全国电子商务大赛北京赛区二奖 校奖略 社会实践:2015至2016学年任学校社团 学生会部门 2016至2017任学生会 考虑方向:香港方面大学读研,比较偏向于申请港科技 但是想看看港大的希望 港中文 港理 和和城市大学。

X同学当时大的问题也是GPA不是特别高,另外,对自己未来的专业也不是特别清楚。美嘉王老师给学生分析了几个方向,通讯工程,大数据,计算机,商业分析,等等。经过对学生的了解,最后精准大数据类的专业方向。

因为学生考虑香港和英国一起申请。那么在这个专业领域比较好的学校,如:布里斯托大学,而德大学,南安普顿大学,爱丁堡,曼彻斯特大学等。

从文书开始,学生和美嘉老师就发挥了“完美主义”的精神,力求文书的每一个细节都是完整的,令人满意的。申请的学校有英国和香港的,其中,布里斯托大学最初因为成绩原因发了拒信,但是,经过我们跟学校的沟通解释,最终还是给了录取,对于学生和美嘉老师而言无疑是一个好消息。香港学校的审理进度很缓慢,所以材料必须在第1时间递交,才能不拖后进度。我们在申请递交出去之后就让学生联系老师提交推荐信,在申请递交出去的几个月后终于收到了香港科技大学的offer。学生在经过斟酌和考虑之后最终选择了香港科技大学,现在已经拿到了签证,等待开学。

最后,南安普顿市学生比较心仪的学校基本都拿到了。布里斯托大学,国王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等。学生选择去了香港。

哈佛的物理系为学生们提供了广泛的机会,其实验和理论研究的主要领域有高能粒子物理学,原子和分子物理学,固体和流体的物理学,天体物理学,核物理学方面,统计力学,量子光学,数学物理学,量子场理论,弦理论,和相对性。物理系有超过50名教员,100多个博士后和约200名研究生。该部致力于构建包容性环境,吸引最广泛的人才,目前有三分之一以上的研究生是女性。鼓励跨学科研究。物理系以外的学院经常在论文会任职。

普林斯顿的物理系只招收博士生,哈佛在理论和实验基本粒子物理学,理论和实验重力与宇宙学,实验核和原子物理学,数学物理学和理论凝聚态物理学方面保持传统优势,同时在实验凝聚态物理学和生物物理学中组建和扩大自己新的团队。

斯坦福大学于1891年开业,物理系是新大学的一个部门,此在后量子物理、天体物理、凝聚态物理等方面的研究不断提高。现在斯坦佛大学物理系的主要的研究包括:天体物理,宇宙学,粒子物理学,原子和激光物理学以及凝聚态物理学等。每年斯坦佛会有600多申请者申请物理系,大约会给60左右的offer。

伯克利学校的综排不是很靠前,但是研究生院是全美top级别的。物理系的研究方向包括原子,凝聚态物理,天体物理,生物物理,粒子物理,等离子体与非线性物理。伯克利拥有的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生物物理的研究包括生物大分子,神经处理机制与系统,信号与能量转导,微管与酶等。粒子物理是一个大方向,教授众多。伯克利在申请难度上,伯克利几乎与斯坦福是一个级别。

南安普顿:一座城市最悲痛的海事记忆

这是关于英伦海滨城市巡游的一篇特稿。我们邀请了深度环球旅行者张海律,讲述他在南安普顿探访关于这座城市的海城博物馆以及殖民历史的故事。在整个旅程中,作者有意识地选择了伦敦、朴茨茅斯、南安普顿、利物浦、爱丁堡等在内的七座海港城市,它们曾经都是最为重要的军港和商港,承担着帝国扩展或贸易的重责。随着“日不落帝国”的衰落,历经了数个世纪的风雨,这样的港口城市逐渐转型为历史博物之都或宜居滨水生活区。在今日错综复杂的欧洲地缘政治之下,英伦海港的城市景观与社会生活也发生了深刻的变迁。 而阅读它们的故事,对于同样拥有优良港口与深厚历史的烟台,或许另有一种价值与意义。

张海律,深度走访60国的新现实主义环球旅行者,战地(后)记者,近东和巴尔干音乐和文化采集者,国际电影节采访者及影评人。此篇文章为节选。

1912年4月10日,泰坦尼克号正准备从英格兰南部港口城市南安普顿出发,横渡过北大西洋,直达美国纽约。正午时刻,随著船长爱德华 · 史密斯下达号令后的悠长汽笛声,这艘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客运轮船驶离了南安普顿港。启程后,泰坦尼克号穿过英吉利海峡,先后停泊在法国瑟堡和爱尔兰的科芙。最终,这艘巨轮装载著1324乘客与892名甲板工作人员,向纽约进发。

有些英国人从南安普顿出走寻梦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他们其中的一部分,就来自这座城市最悲痛的海事记忆——泰坦尼克号。通过詹姆斯 · 卡梅隆的电影票房大作,以及更早之前的《冰海沉船》,它已经成为人类最熟知的灾难故事。

人们可能不知道的是,在这艘在当时世界上最大最顶级的客轮上,有超过大半的船员来自南安普顿。于2012年开放的海城博物馆(Sea City Museum)位于市中心,以最大的展厅,以丰富的史料、详实的数据和精巧的互动,讲述了一则完全从船员角度出发的、与卡梅隆电影不同的“泰坦尼克故事”。

故事先设定六位主角,分别是船长 、大副 、锅炉工 、头等舱女佣 、乘务员与瞭望员,简单概述了他们在大船出发前彼此不同的人生境遇和收入差距。譬如船长被爱德华七世授予过英国征战奖章,寡妇Mabel则因要独立抚养孩子而不得不找工作等等,像是一处引人入胜的“灾难调查特稿”的开篇段落。

1907年,著名船舶公司白星航运,选择在这座门户城市开建奥林匹克级特大型邮轮。当年的招工情况、物资供应、商业运营和船舱淮备,均以历史图片和数据列表的方式清晰呈现。绘有泰坦尼克平面图的一面大墙上,还能时不时拉出小窗口,窥视一把三等舱钥匙、一份头等舱菜单、一部留声机等等,这个等级森严临时社会里的“文物”。

直至大船即将出发的1912年4月,全城依然有17000名失业者,而他们其中的400人,将被工作眷顾,成为登上泰坦尼克号的“幸运儿”。

4月10日,大船出发后不久后就几乎撞上了比他个头小得多的纽约号。船舱物资储备平面图的另一面,绘着不同等级舱位的准确排布,并以插画加视频的方式,展现差异极大的不同阶层生活。船头甲板处,更别出心裁的画上电影中杰克牵着露丝飞奔的浪漫场景。

大副查尔斯 · 赫伯特的一句话,被留在了模拟大厅的墙上,“水手不能在包里揣着一份航海图散步,而必须把整艘船放进自己脑子里。”警局之下,就是能对着大屏幕,用一比一仿真摇杆,操控船只通过窄海湾的实战游戏。

另一个大厅中,有一枚被打捞上来的船员怀表,时间永远停在4月15日凌晨1点50分,半小时后,大船沉入深海。撞冰山时各位船员的罹难位置,被等比例缩小后标示在脚下的地板上。

有了皇家海军基地朴茨茅斯镇的强大舰队守住不列颠岛南大门,南安普顿就可以蜷缩在相对安全的海湾里,在和平时期作为货运和客运大港,在战争时期成为朴茨茅斯军舰们的物流配给和维修中心。当然,那也只是在还未遭遇空中力量的冷兵器时代。到了二战时,这片工商业重镇就成为德军重点打击的目标之一,尤其是在1944年诺曼底登陆后,纳粹空军的最后反扑,造成了630人死亡、超过2000人受伤,城区几乎被夷为平地。

所幸,那些漂亮的乔治亚式建筑甚至一小片更古老的都铎王朝房舍留下了,并以它们为中心,沿着QE2英里的历史中轴线,向两侧泰斯特河与伊钦河的出海口,扩散发育出今天独立于四围汉普郡的单一管理区。

两英里从被公园绿地怀抱的Cenotaph开始,向南经过博物馆、画廊和剧院依次排开的文化区,与任何大都市无异的商业区,以及旧房子、老教堂和旧时行会建筑的老城区,直至繁忙的城市码头(Town Quay)。人们或从这儿搭乘渡轮去怀特岛和欧洲大陆度假;或只是来一圈短暂的海湾转悠,到对岸的Hythe码头坐一坐吉尼斯世界纪录的最古老码头火车(仅有640米!);甚至只是躺在北侧的五月花公园里,看著暂时停泊的那些豪华大邮轮发呆。而充满集装箱货柜的东港,像是巨无霸购物中心地下整齐规划的停车位,铺天盖地的往东一直排到国家海洋学中心。再往北,离开无边而乏味的贸易港不久,就成了点缀精巧游轮、水上运动,以及二战皇家空军主力喷火战机标本的休闲码头。

我下榻的客栈叫Alcantara Guest House,入门处的墙壁上贴着一份1958年的旧报纸,关于一艘同名作Alcantara号的22607吨海轮。1926年下水的她,曾172次超远距离的在大西洋上划着对角线,作为南安普顿到布宜诺斯艾利斯间的大型渡轮,搭乘超过10万次的客人。二战时,被海军征用,成为了武装运输船和运输南非军团的旗舰。1948年后,回归“南大西洋上的老太太”称谓,继续担任远洋客轮,直至10年后寿终正寝,作为废料葬于日本。正是当年Alcantara号上的高级官员,退休养老后将这里改建为客栈,再由孙辈售卖给如今的经营者。

肚子发出饥饿信号后,我走到霍华德路某个街角,居民区又突然变得生动起来。印巴人经营的手机店、中东人打理的干洗铺、英式中餐厅、波兰人守着的东欧廉价超市、泰国咖喱饭外卖店……呈现着南安普顿这座迎来送往门户城市的小联合国面貌。

和伦敦、纽约、悉尼等大都市一样,小联合国的不自觉形成,是通过开放性的海港功能,被时间打磨出来的。南安普顿并非大城市,却因英格兰的门户海港地位,以及经济移民史的变迁,而从一座通往世界的大门,变成拥抱世界的英国客厅。

海城博物馆有很大一部分空间,留给名叫“世界门户”的永久展览。在历史长河中,最古老的石器时代先祖,反倒是最像是为无情时间打酱油的路人,仅留下沾着泥土的瓶瓶罐罐证明自己存在过。后来,南欧的商人跟着罗马大军,撒克逊能工巧匠带着技术和工具,胡格诺派从对岸法国带着反君主制的新教思想,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公民带着强盛日不落帝国的征服欲,先后来到又离开这座城市。

人们总是喜欢怀旧,但那些百年老照片或更久远的肖像绘画,只能属于研究兴趣甚至博物考古的范畴,真正让人感动的,是与自己生命记忆有关的事情,只有那些旧相框、旧物件和老故事,才能切实提醒着自己到底从哪来。“世界门户”展览里,最有意思的,也正是陈列于橱窗里的代表性移民故事。大批英国人,从南安普顿离开,去向美利坚和澳大利亚,寻觅更好的定居点;更多的人,从全球各地涌入,成为霍华德路街角处的多肤色风景。

“我父亲刚到那阵,在Fawley石油精炼厂工作,后来作为建筑工人,盖起了如今的南安普顿总医院东楼”,巴基斯坦移民在家庭相册中说到。

“冷战结束后,我来这里找在华沙时认识的男友,并结婚生子”,波兰女人回忆道。

“我在苏格兰、康沃尔郡的街头都打过工,最终定居在这里,到英国已经60年了,已经没几个亲戚留在拉贾斯坦邦”,印度老人已经把他乡当故乡。

“世界门户”展览部分关于印度移民的故事,在对群体的关注中亦不失对个体的温情。

“我家好不容易逃离了那位‘苏格兰王’的屠杀,来到这里。友善的邻居们,就把一整箱玩具搁在门口,那是我童年最快乐的时光”,1970年代从独裁者阿明政权下逃难的乌干达人庆幸着。

商业全球化让整个地球村越变越小,最终成为如霍华德路街角那般的美食联合国。

泰坦尼克号在大西洋底的残骸于1985年9月1日被美国海洋学家罗伯·巴拉德发现。

2012年4月5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将泰坦尼克号残骸纳入2009年联合国水下遗产保护中心保护。

2012年4月10日,这也是泰坦尼克号起航百年后的纪念日,海城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

南安普顿的城市历史多了一个有力而隽永的符号,在这里,生命在最大程度上,得以被尊重和记忆。